屠光绍:新时代下对外投资与引进外资的创新与互动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5 08:02

  编者语:

  2018年1月21日,货币金融圆桌会议十周年庆典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2018新年报告会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举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屠光绍围绕“跨境投资与金融服务”发表主题演讲,主要从三个“动”即对外投资与引进外资双轮驱动、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的良性互动和产投融的有效联动展开。敬请阅读。

  演讲人/屠光绍(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以下为演讲实录:

  一.对外投资与引进外资双轮驱动

  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双轮驱动是新时代对外开放新格局中的一个重要特征。因为中国改革开放到今年已经40年了,对外开放是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从40年的路程来看,对外开放在我们国家的发展过程当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特别是改革和开放又是相互促进的。所以,开放依然是我们进入新时代之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但是我们现在的开放在整个开放的格局中有很多内容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过去长期开放基本上形成了一个有效的、但是同时带有阶段性的以引进外资与商品出口为主的基本开放格局。为什么要引进外资?因为中国刚开始改革以后,缺的是投资、资金,当然也需要技术、管理,所以当时采取了吸引外资的政策,吸引外资是我们中国过去经济发展40年取得重要成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支撑。

事实证明通过有效的吸引外资,现在的开放格局基本形成了纵深发展的格局。引进外资是无论地方还是中央政府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能够吸引多少外资、能够吸引什么样的外资,是各个地方政府都非常关心的。为了吸引外资,我们当时采取了很多优惠政策曾经还采取了很多“非国民待遇的优惠政策”。吸引外资这是“引进来”,我们“走出去”是什么呢?走出去主要是我们的商品出口,商品出口在我们开放过程当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成为促进我国经济发展的投资、消费和出口三驾马车之一。出口一直是我们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推动力量,出口为什么能够形成如此重要的推动力,从理论方面来讲是因为我们有比较优势,从中国的发展来看,劳动力成本等一系列的原因,促成了出口成为中国的经济发展一个很重要的驱动力。

引进外资、商品出口构成了我们长期以来对外开放格局一个很重要的特征,但是这样的一个基本特征现在发生了一些变化。从商品的出口来看,过去我们的商品出口主要是集中在比较低端的劳动密集型。当然,后来商品出口也开始向中高端发展,包括现在有一些比较尖端的领域。但是总的来讲,中低端是我们出口的主要内容。在出口过程中我们也注意到商品出口就是我们过去长期以来的优势出口过去是今后仍然是我们的一项重要战略,但内容则在不断调整变化。但是同时,大家也会注意到与我们货物贸易长期顺差相比,我们的服务贸易,长期以来也是逆差,也就是在服务贸易方面,中国的这个优势还没有发挥出来,或者说还没形成我们的优势,服务贸易主要是进大于出。

进入新时代之后,大家也会注意到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就是在继续需要引进外资的同时,引进外资也出现了很多的变化。过去引进外资主要是外资来了就行,或者外资来我可以给你优惠政策,现在引进外资,更多的关注我们所需要的外资。我国进入结构调整、产业升级的高质量发展阶段,对外资的需求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同时在吸引外资方面,从过去的政策优惠到现在更多的是聚焦于营造营商环境。营商环境包括很多内容,从政府的行为如政府的管制、政府的审批等,一直到我们在执法律、在监管、以及营商成本、社会诚信等在各个环节都在出现很多的变化。这重要的起步就是从建立上海自贸区作为进行一系列试点,现在自贸区已经推向全国,主要是营造我们的投资环境。这是一个方面的变化。更另一个重要的变化就是目前外向型的特征——对外投资,这几年已经开始逐步的显现,发展很快,从2014年以后的两年,中国的资金就是吸引资本和走出去资本,从2014年开始,对外投资的规模已经开始大于引进外资的规模。

从最近这一两年的统计来看,我国现在已经是第二大对外投资大国、第三大的引进外资大国。所以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双轮驱动已经成为我们对外开放新格局当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这样一个特征的变化有深刻的原因,而且有更重要的意义。第一个意义那就是标志着中国对外开放进入了一个对外投资和吸引外资的新阶段,从跨境的资本流动来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这一个新阶段就意味着中国对外开放出现了以前没有的新的局面。全球都很关注中国对外投资下一步的一些动向。为了更好的管理好我们的对外投资,特别是增加对外投资的有效性,提升我们对外投资的质量,国家也出台了一系列的办法,包括最近刚刚出台了对外投资的管理办法。所以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对外开放还依然是很重要的内容,但是从资本的跨境来看变成了双轮驱动。,这就标志着我们对外开放出现了新格局。第二个新的重要的意义就是体现中国与世界融合的方式出现了新变化。过去中国逐步融入全球化进程主要是吸引外资和商品出口,商品出口现在遇到了很多的阻力,过去一直面临很多这方面的挑战和问题,包括出口商品越多你的顺差越大,发达的一些国家都会指责你贸易不平衡,他们的把他们工厂就会垮掉关门,、就业减少的原因归于中国就会受到影响等等。所以现在我们追求进出口平衡。,同时中国又有了对外投资,所以中国不光是商品出去,因为出口影响了他们的就业,代替了他们的工作岗位,影响了他们的工厂。现在我去投资了,我会带给你新的投资,带来了资本、带来了资金,同时我也给你创造了就业,对你的实体经济也会带来好处。所以这样的一个双轮驱动就意味着中国和世界的连接方式,中国和世界的融合方式发生了更多的变化。同时意味着中国对世界的发展支持也有了新的动能来支撑资源,对世界经济发展能够做出更多的贡献。

第三个意义在于有了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双轮驱动,使得中国的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就有了更多的支撑。引进外资过去是支撑我们结构调整一个很重要的方式,但是现在我们有了对外投资,利用了对外投资的资源,我们更多的根据产业升级和企业竞争力的需要在海外进行投资。对外开放这样的一个重要特征值得我们深入的研究和充分的关注。

  二.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的良性互动

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的良性互动是对外开放水平和能力提升的一个重要的标志。双轮驱动这一现象,表明了中国在开放格局里面、在世界的融合里面有了新的变化、新的特征,但是就资本的流出和资本的流入来说,怎么样能够更好的良性互动,我们需要特别予以重视。因为这是我们对外开放水平能力提升的一个重要标志。美国是一直是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最重要的国家或者说名列前茅的国家从国际经验看,有的国家做得有成效,有的则留下教训。美国是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的大国,大家都注意到美国的对外投资和引进的外资有这样的一个良性互动和循环,长期以来是非常有效的。美国经济非常发达,也是吸引外资的一个大国,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比如说各国的外汇储备以及投资机构都要买它的国债,也买它的金融市场产品,所以美国因为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优势,再加上发达的金融市场,使得吸引外资的渠道非常发达、非常顺畅。全球各地的资金通过它的金融市场,比如说国债,进入到美国。反过来,美国大量的公司包括它的跨国公司又在全球投资,形成资金的循环,美国在它的外资流出和外资流入方面的良性互动构成了美国在全球的体系、全球的优势格局。

我们现在已经是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大国,当然我们的发展阶段不一样,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的内容和方式也不同于美国,但我国引进外资和对外投资的互动迫切同样需要完善,特别是形成良性的互动。因为目前对外投资方面面临着很多的问题和挑战,包括对外投资遇到境外保护主义的挑战、同时我们自身投资的战略定位不清晰、投资的效果和质量怎么样亦需要得到进一步提升等。对外投资和国家的发展、结构的升级和产业的转型企业竞争力的提升,如果能有效地结合起来,质量和效率就会得到大大的改善。引进外资也是一样,虽然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三大引进外资的国家,但引进外资方面还存在着一些低水平重复、消化转移吸收创新、能力不够的问题。所以我们特别需要提高我们资本输出、资本对外投资和引进资本、引进资金、吸引外资的效率。否则,这么大量的资源就会低效以至浪费。尤其是,如果能够把我们的对外投资和吸引外资互动起来形成良性循环,对于我们对外开放来讲,利用好国际资源就是一个很大的提升。

主要是有三个方面要考虑好。第一个就是需要我们清晰的战略定位。也就是说我们要投什么?为什么要投?必须要清晰。引进来也是一样,要引进什么样的外资,应该有这样一个定位或者比较清晰的战略定位和战略的规划,。这种战略和规划的基础就是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都要与我国的高质量发展阶段、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业转型升级和企业竞争力提升统筹协调。

第二个需要有有效的机制。在有效的机制建立方面,要建立并完善一些有利于促进对外投资与引进外资、“走出去”和“引进来”良性互动的机制和政策,避免“两张皮”,甚至相互冲突。有很多具体的一些政策问题需要理清、需要完善。比如,中投业务要做境外,包括两块业务,一个就是境外投资、一个是境内。境内投资是通过中央汇金公司对一些机构进行股权管理,我们是重要金融机构的股东,这一块体现国家的意志,代表国家,作为国家出资人的代表来进行股权的管理,更多的是通过派出董事,主要任务是更好的地推进完善作为大股东出资的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结构。另一方面业务就是境外投资,中投的境外投资只能在境外不能在境内。但是我们发现很好的境外投资项目,国内特别需要,也就是说如果通过我们的境外投资这个企业、这个项目、这个技术、这个产品通过我们在境外所投的企业再投回并引到我们的境内来就有利于实现走出去和引进来的结合。,这种方式马上就遇到一个问题,就是二次结汇的问题,本来拿着美元外汇主要通过境外投资来提高我们的外汇收益,但是你如果投出去再引进来就遇到二次结汇的问题。这意思是什么呢?就是怎么样在当然,走出去和引进来的过程当中需要解决很多的政策问题,特别是有很多需要政策的配合来进一步完善,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机制来做走出去和引进来很好的互动。

第三是找要有效的方式实现好走出去和引进来的良性互动,使得走出去和引进来的效果能够更好的提高。在方式方面,中投最近有一个尝试,那就是建立双边基金。双边基金在国际上非常通行已有先例和经验,但真正商业性的双边基金成功运作的还不多。如果特别是在有一些国家和地区,通过要建立好双边基金实现走出去和引进来的对接,这样一个方式应该给予充分的重视。前不久,我们和美国高盛建立了50亿美元的双边基金。美国是一个很重要的对外投资的国家,因为美国的一些技术、产业、品牌与中国相比有很强的比较优势,我们出去投通过这一种方式又能够很好的通过商业化双边基金的方式,在美国投资后再把它引回来,这不仅是价值增值的需要,同时也会为国内利用好这一品牌,利用好国内大市场,满足国内的消费,同时中国可以通过这一方式来吸引、借鉴和运用一些技术和管理,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和转型非常有好处。我们想通过这样的形式,第一次和美国同行建立商业和市场机制上双边的基金,来实现利益的捆绑和各自优势的结合,这样就使得美国的产业和中国的产业能够实现对接,走出去和引进来就有了具体的抓手,也有利于做大蛋糕,实现互利共盈。

总的来讲,实现好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的良性互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是我国对外开放能力和水平提升重要的标志。

  三.产投融之间的有效联动

产投融有效联动是创新对外投资方式的一项重要任务。我们一般都在讲产融结合,我觉得产投融的概念更准确,这是因为除了产业投资人和融资机构外,现在专门做财务投资的机构也在不断壮大,比如主权财富基金等。在对外投资方面,产投融结合我觉得意义非常重大,是服务实体经济很重要的体现。因为现在越来越很多的实体企业都出去,如何更好的用金融来服务好实体经济,更好的支持服务企业走出去,我觉得这是迫切需要来得到加强和重视的。

首先,是实体经济与金融走出去、实体经济走出去和金融服务走出去结合,这是需要联动的,这是需要我们重视的。因为我们现在的金融开放过去三十多年,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是开放比较多的还是外面进来。十九大以后,金融对外开放又有了重大的进展。过去,在WTO的时候,设立了对外金融的一些保护,或者说作为我们阶段性的安排,这也是必要的。但是现在,我们金融开放已经迈入了新阶段,我估计今年上半年近期,可能会有重大的安排出台。比如,过去对外资、对于投资金融服务业也有一些股比限制,现在我想会有很重大的突破。同时,我们的金融走出去还也需要加快。比如说“三个覆盖”,第一,在区域覆盖方面,一带一路倡议是我们实体经济、企业走出去很重要的布局,但是一带一路沿线,应该说金融服务区域覆盖方面还有很大的不足,。我们过去的覆盖在区域方面还有很多的真空,区域方面有很多薄弱点,特别是新兴市场方面。第二,在领域覆盖方面,因为过去我们的企业走出去主要是商品走出去,金融覆盖主要的是覆盖在这一块上面,比如说贸易融资、进出口银行,另外中国出口保险公司,主要是做出口的保险,所以这样来看,我们的金融服务在领域方面,主要是贸易融资或者以贸易融资为主的这样一个融资方式。因为它适应了过去主要是商品出口这一需要,但是现在随着我们企业走出去,比如说我们要去投资特别要进行并购,这样的一些金融服务存在着很大的需要、很大的空间,需要专业的财务投资人和金融服务及时跟上。第三,企业需求覆盖方面,现在很多企业走出去以后一些有新的方式,包括我们有新的业态走出去了,但金融服务业很欠缺。比如华为走向全球了,华为在墨西哥就遇到了一个很大融资的问题,它有一个项目,是做绿地的投资,改变了过去只是做一些设备的投资和设备的出口,遇到一个问题,他想在国内找银行来进行融资,银行告诉他必须要有担保,比如出口信用的担保等,但它进行通过绿地投资很难拿到担保,所以华为在墨西哥利用国内金融资源受到了一些限制。因为我们还是按照传统的方式,对传统的业务和企业的支持。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什么呢?就是企业需求覆盖方面,还存在着一些不足,还有很大的空间。实体经济与金融走出去必须要结合好。

其次,在金融走出去的时候,有三种金融形态要把它结合好,包括开放性金融、政策性金融还有和商业金融,特别需要加快发展商业金融。这三个方面要能够做到更好的齐头并进、协调结合。

第三,金融服务支持对外投资方式创新,除了需要银行、保险等金融服务机构外,还涉及到资本市场的开放。

从更高层面上看,促进对外投资方式创新,实现对外投资和引进外资的良性互动,对外投资还与资本跨境流动、汇率、货币政策、储备等密切相关,需要从整体上统筹加以协调有序推进。(完)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订阅号“ IMI财经观察”2018年1月24日(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篇编辑:牛淑雅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